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天域苍穹 作者:风凌天下(六)(8)

时间:2017-10-19 12:40 标签:
叶笑一语才毕,回音铮铮,叶府上下的侍卫一个个的尽都胸膛挺得高高的,目光热切。 有公子这句话,我们就算是即时死了,也是值得的! 以前只知道,将军大人并没有将我们当废人;一直将我们当兄弟。现在也终于知道,
    叶笑一语才毕,回音铮铮,叶府上下的侍卫一个个的尽都胸膛挺得高高的,目光热切。
    有公子这句话,我们就算是即时死了,也是值得的!
    以前只知道,将军大人并没有将我们当废人;一直将我们当兄弟。现在也终于知道,公子也从未将我们当下人!
    在战场,我们是战士!
    在叶家,我们是功臣!
    我们,绝对不是奴才!更加不是狗奴才!
    “我也不是奴才!”王忠诡计失利,气势更颓,涨红了脸,勉力挣扎着辩驳一句。
    叶笑愈发厌恶地看他一眼,却不再开口,满是不屑。
    “叶兄,果然是将门虎子,英雄风采。”二皇子言不由衷的赞了一句,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叶府侍卫的脸,心道,分明尽都是奴才,却是被叶笑生生拔高了……战士,战士难道就不是奴才?在我们皇家看来,就算你们叶家……也只是一些有些身份的奴才罢了!
    只不过,这话他是死都不敢说出来的。
    莫说是他,就算是他老子,辰皇皇帝本人,也是万万不敢说的!
    “二皇子,您还是说正事吧。”看着二皇子一边正气凛然说话,一边眼睛偷偷的窥伺冰儿;叶笑愈发的不耐烦了,说道:“冰儿,你回我房间去,把床上收拾收拾,等下侍候我就寝。”
    “是。”冰儿红着脸,低着头拎着裙角跑了。
    把床上收拾收拾,等下侍候我就寝,这句话,已经可以说明了太多的东西,甚至是极端露骨的说法。
    你完全可以就此认定,这个绝色美女,已经是叶家少爷的女人。
    此举,根本就是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外人,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就不要再多想了。
    二皇子脸色更显阴沉,眼看着冰儿碎步跑进去的背影,有些狂热的光芒,一闪而逝。
    “此女乃是叶兄的妾室?”二皇子微笑问道。
    显然,这位皇子至此竟是还不死心的。
    叶笑心中极尽鄙夷的哼了一声:就你这一滩大便也似的货色,居然对我们家冰儿念念不忘?痴心妄想?
    鼻子里也是哼了哼,说道:“恩,此女乃是我的第六房小妾,刚刚收纳,还不大懂事,见到外人也不知道回避,凭的失了礼数。”
    这会,二皇子脸上的失望之色真正的显而易见,毫不掩饰了。
    这句话,无疑是完全堵死了路。
    王忠在一边,阴笑着说道:“叶公子此言差矣,卑职观此女神完气足,眉聚肤紧,眼神清澈纯真,乃是一毫无花假的黄花处子,叶公子这话,可是说的早了些吧?”
    一听这句话,二皇子低着头的眼神又再度夺目的亮了起来。
    “呸,老子的事干你鸟事?”叶笑终于不耐烦了,顺手一巴掌就狠狠抽了过去:“一个狗一般的奴才,居然在我家里对我的女人评头论足!真真成何体统!来人,将这条狗给我乱棍打出去,叶府只招待人,不招待这等畜生!”
    
    第516章 超级脸皮!
    
    叶笑凭空的一个耳光,毫无征兆;所有人都想不到他会动手,王忠自然更加想不到,直接被结结实实的打在脸上,身子腾空而起,还在半空之中,几颗白生生的牙齿已经喷出了口腔。
    叶笑这一掌乃是含怒而发,虽然不至于用全力,但力度绝对不小。
    王忠只觉得脑海中如同洪钟大吕不断敲打,眼前金星乱冒,嘴角鲜血狂喷,居然已经是接近了晕眩层次。
    一边的叶家侍卫早已经对这个阴阳怪气胡说八道的混账东西忍耐到了巅峰,此刻一听这句话,二话不说,哗啦啦就是十几个人一起冲了上来,二皇子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王忠身上已经中了四五十拳二三十脚,便如沙包一般的再次飞了出去。
    昏迷不醒!
    “叶笑……你!”二皇子大怒说道。
    “我这可是在替二皇子管教不听话的奴才!不听话的狗就是得打,打得多了,自然也就听话了!”叶笑擦了擦刚才打人的手,冰冷的说道:“否则,若是让这个胆大包天的狗奴才再闹出什么事情来,那么,事情只怕也许会就此不可收拾也说不定。”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笑眼中冰冷的杀机,疯狂地闪烁了一下。
    毋庸置疑,这句话,实实在在地流露出浓浓的警告意味!
    毫无掩饰!
    二皇子面沉似水,眼神中尽是阴霾,冷冷地望着正在疯狂动手的叶府侍卫,终于暴怒起来:“叶笑,命令你的人住手!”
    叶笑似是听言入耳,又似充耳不闻,却是下令说:“给我重重的打!打昏了扔出去!早扔早了事,老子不乐意再多听那些让人不痛快的吠声!”
    二皇子面色更加难看,他如何不知叶笑此刻的一语双关,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再开口,若是再开口,且不就自己承认自己在“吠”了么?这个当口,捡骂委实不智。
    终于,这个王忠被打得遍体鳞伤、连哀嚎都没力气“吠”了,整个人被叶府侍卫抬了出去,直接扔在了大门口。
    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昏迷,还是已经彻底没气了。
    二皇子自始至终就那么看着,眼中如欲喷火,愤怒满心,再过片刻,重重的喘了口气,指着叶笑一字字说道:“叶笑,你好!你真好!”
    叶笑目光冷冽的瞪着这位皇子,淡淡道:“二皇子殿下,我好我自然知道,但我却不喜欢让别人的手指指着我,就算是赞美我,褒扬我也不行。”
    二皇子更加怒了,完全忘记了此来的目的,怒声道:“我就指你了,你能如何?”
    身后,另外两人急忙上前劝解:“殿下……殿下,大事为重。大事为重啊……”
    两个人一边固然在生叶笑的气,一边却也在为二皇子殿下叹气。
    都已经发生了这等事,还说什么大事为重?
    双方对立的立场已成定局,何来转圜余地!
    好不容易才又有了一个完全公平的机会,怎地就这么丝毫不知所谓的错过了?
    这是……咋回事呢?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个的火气怎么都这么冲?
    这位叶公子直接就是从一开始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脑门的官司……
    还有二皇子殿下更是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明明有正事在前,正事还一句话没说呢,居然就已经闹翻了,现在更是剑拔弩张,要开打么?……
    二皇子被手下提醒,急促之极地喘了几口气,看着同样脸色铁青,显然发作在即的叶笑,二皇子突然间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二皇子一阵大笑,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众人尽都瞠目结舌。
    我去,都这时候了,亏您还笑得出来?
    “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还是本殿下有识人之明吧?!”二皇子看着两个属下,大声道:“叶公子就是这样,爱恨分明,脾气火爆,想做就做,绝不犹豫,更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动摇立场,初心不移,当真是一个难得的热血男儿!你们还不信,怎么样,现在可信了么?”
    身后两名属下一阵呆滞,随即连连点头:“殿下当真是英明,实在是有慧眼识人之能,我等望尘莫及。”
    嘴上奉承不已,心底却也在不停腹诽:你啥时候说过以上那番话呢!?
    还你说的没错,根本就没说过的话,当真是没错的……
    按照我们看来,叶公子是不是那样的热血好男儿见仁见智,反而二皇子殿下的无耻与信口雌黄,倒是顶儿尖儿、罕有能匹敌者啊。
    叶笑这会已经准备要发作了。
    他现在根本就不会顾忌什么皇子不皇子,身负绝对实力,让他根本没有将这位所谓的皇子放在眼中,想发作就发作,哪里需要什么忌惮,根本也不存在这样那样的忌惮。
    此刻,可再也不是刚重生的那会,那种亚历山大的腻歪负担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正要发作的当口,意外万分地见证了,二皇子居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极端大转变!这番话一说出口,竟连叶笑心中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果然是寰宇无尽,天地无穷,我以为我的脸皮就已经够厚的了,真真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厚脸皮之人的存在……
    真真是可惊可怖!
    在如今这等情况之下,我都已经将他的人差点打死了……他居然瞬间就能将之说成是在实验,验证其眼光的准确,真真是奇葩啊……
    叶笑“哦”了一声,皮笑肉不动的说道:“原来二皇子殿下刚才是在验证自己的眼光么?”
    二皇子这会已经将情绪彻底调整了过来,不亲假亲不近假近,一脸真挚的亲热道:“笑笑,怎么,我来到你家做客,你这个主人家怎地都不请我喝杯茶么?”
    这位二皇子不可谓不强大。转眼间居然就从差点兵戎相见的仇人变成了笑笑,就他最后一句话的口吻,他跟叶笑简直都有好基友的趋势了。
    可是如今的叶笑,那里会把他的一点做作放在心上,毫不客气的回应道:“二皇子殿下,您到底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你刚才没听到我跟我的小妾说,让她准备为我侍寝么,我真的挺着急的,赶紧的吧。”
    面对这么一个好色贪婪暴躁易怒却又反复无常、外加没脸没皮无耻到家的皇子,叶笑实在没有与之虚与委蛇的耐心,尤其是此际心情异常烦乱的当下。
    “叶笑快人快语,我也就把话挑明了,此次前来,乃是恳请叶兄,助我一臂之力。”二皇子一脸诚恳地说道。
    
    第517章 我想干掉他!
    
    叶笑这下子真正的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
    我了个去,我让你直说,你就真的直说了?真他么的强悍霸道啊!
    还有,就刚才那档子事,只要不傻的都能看得出来,那绝对不是你的什么验证!
    那百分百就是真实的冲突!
    绝无花假!
    而在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你居然还能够厚着脸皮,红口白牙的要求我助你一臂之力?
    真正的奇葩啊!!
    宋绝在一边,面如重枣,显然此际的心情同样很不美丽。
    宋管家切切实实的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人家辰家能够统治天下,单就这份厚脸皮,当真是寰宇难寻,哥就是死后投胎,再死再投胎,那也是学也学不来的!
    “却不知是怎么的一臂之力?话都到这个份上了,殿下何妨说得更清楚一点!”叶笑感觉自己的脸有些惊讶得僵硬了。
    “就在昨天夜里,辰星城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事想必叶公子应该听说了。”二皇子居然能够在这个时候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且不说京城大乱,只说我们三兄弟之间,各自的府邸都出了大事,损兵折将不说,还……”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