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萧十一郎X连城璧]独一无二(生子) 作者:秋至水

时间:2020-01-02 08:47 标签: 自己的 孩子 连城 看著 十一郎
萧十一郎连城璧]独一无二(生子)————秋至水时间:--来源:作者:秋至水萧十一郎又回来了,来了又走了,而侠义无双的连城璧也跟著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唯有他们彼此知道。夜。只有一轮明月的夜。
萧十一郎连城璧]独一无二(生子)————秋至水
时间:--来源:作者:秋至水



萧十一郎又回来了,来了又走了,而侠义无双的连城璧也跟著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唯有他们彼此知道。
夜。
只有一轮明月的夜。
凌乱的床铺,凌乱的呼吸,凌乱的身躯,眼光却没有乱,不管是萧十一郎的,还是连城璧的。
冰冷的月光洒在连城璧的脸上,连城璧的脸冷得如天上的月。
连城璧道:"你说过不会要我的命的。"
萧十一郎道:"我确实不会让你死,而你也不能死。"
看著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连城璧,萧十一郎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又回来了,只是为了带走连城璧,他已放下割鹿刀,放下了心中的刀,却放不下连城璧。
他不要他死,却想要偿还,也许是偿还沈璧君,也许是偿还自己......
萧十一郎自一边的枕下掏出一个瓶子,精美绝伦的瓶子,从中取出一颗丹药,那丹药是豔红色的,像血一样的颜色,红得醒目红得惊心。
一手掐住连城璧的下巴,硬生生地逼著连城璧吞下了那红色的药丸。
连城璧道:"你要用毒药来折磨我却不让我死,你比我还毒。"
萧十一郎道:"不,这不是毒药,这是孕子丹,传言男子食之,若与另一个男人行房,便会如妇人一般怀孕生子。"
连城璧大骇,面色变得比月色还要苍白。
这药他曾经听闻,一直以为是无稽之谈,却没有想到竟会落入萧十一郎的手里!
连城璧道:"你干脆杀了我!"
萧十一郎摇头。
萧十一郎道:"不,我不会杀你,我也不会让其他任何人杀了你。"
有力的手强行分开连城璧矫健的双腿,一手握住自己待发的欲望,就如他曾经握著割鹿刀一般,而这火红得发烫的欲望此刻就是他的割鹿刀,没有丝毫地犹豫,用尽全力地往前直直挺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没入连城璧狭小的後穴之中。
即使咬住了嘴唇眉头依旧出卖了他的痛苦,连城璧感到一把刀插入了自己的体内,他宁可插入自己体内的是一把真正的刀,而不是这男人的性器,萧十一郎的性器,萧十一郎已经毁了他的所有,却连他最後剩下的骄傲也不愿放过。
他恨!恨得更深,他对萧十一郎的恨早已超过了这世上的任何一种感情,比对沈璧君的爱对名誉的爱还要深上许多,即使将他燃成了灰,这恨也不会灭。
他曾经对萧十一郎说过,他要他活著比死了还痛苦,这句话今日验证在了他的身上,生不如死。
萧十一郎胯下的刀不断地拔出又刺入连城璧的体内,反复而单调的动作,却让他沈迷,并获得快感。
这快感不同於从女人身上获得,一种征服的快感,一种摧毁强大的快感,比起任何快感都要猛烈,身体乐此不疲,精神也涣散於其中。
也许连城璧想要毁了他的快感,就如同他此刻贯穿连城璧所享受的快感一样。
他和连城璧是同样的人。
他们爱著同一个的女人。
彼此仇恨。
享受著摧毁彼此灵魂的快感。
而他们的灵魂却是联系在一起的,不管是萧十一郎还是连城璧,二者缺一,就像光没了影子,影没了光,不可独活。
所以萧十一郎又回来了,带走了连城璧。
所以连城璧的愿望又一次地燃起,对萧十一郎的恨不灭,总有一天,他会要萧十一郎活著倒不如死了。
所以连城璧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然後将萧十一郎踩在脚下!
所以他必须去承受此刻萧十一郎带给自己的痛苦与屈辱。
不过很快连城璧就发现自己再一次地低估了萧十一郎。
有什麽比让一个高傲的男人像女人一样怀孕生子还能摧残这个男人的?
没有。
连城璧怀孕了。






秋风萧瑟。
风吹过梧桐叶,梧桐叶随之无声飘落,也许有些事情就如这秋风落叶一般,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萧十一郎站在梧桐树下,看著铺了一地的黄叶,似有若无地叹息著,自树後缓缓地走出一个人,那个人虽然被黑纱斗笠遮住了容貌,但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人。
这个人他曾经深爱过,爱得可以连命都不要了,而现在他依旧可以为她连命都不要,但是他和她却无法再在一起了。
沈璧君看著萧十一郎,眼前的萧十一郎和她当初认识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她多想扑到萧十一郎的怀里,从此和他不分离,但是却已经不是那时候的萧十一郎了,而她也不再是那时候的她了。
萧十一郎笑著道:"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
沈璧君道:"他们都说你落魄得像一只狗,如今看来你并没有像传闻中的那般落魄。"
就算没有她,萧十一郎始终还是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道:"我......"
他欲言又止,那时候他以为沈璧君已经死了,他是真的痛苦,他更是真的落魄,但是是谁又让他恢复过来?是谁又让他有了斗志?是连城璧!若不是连城璧,自己早就和乞丐没什麽两样了!
在见到沈璧君之前,他以为自己爱的是沈璧君,恨的是连城璧,原本他是多麽希望能够和沈璧君一起长相厮守,所以他恨连城璧,连城璧毁了他的希望,所以他折磨连城璧,硬是让他以男人的身份怀上自己的孩子。
但是他现在看到了沈璧君,他发现原来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爱,也不如想象中的恨,他甚至在思念连城璧,一想到连城璧此刻怀著自己的孩子大肚子的模样,他不禁忍不住想要笑。
沈璧君看著他嘴角的笑,心里自然是十分的难过,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已经渐渐离开了自己,虽然他们曾经相爱也曾经历风雨,但是她终究是没有留住这个男人的心,她愤怒地想要上去捶打这个男人,可是她却没有资格,而她也终究是一个有素养的女人,她忍住了冲动。
沈璧君道:"这天下惟有变心的女人,男人又何尝不是?男人若变了心,自然留不住。你走吧。"
萧十一郎感叹道:"是我对不起你,你是个好女人,而我......却不是个好男人......"
沈璧君泪流满面地看著头也不回离去的萧十一郎,这就是萧十一郎,他也许对你愧疚,可以为你倾其所有,更是可以为了你豁出性命,但是他若变了心,你却休想再得到他丝毫的眷念。
萧十一郎回到山坡上的小屋,简陋的小屋里只有简单的陈设,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还有一张床。
床上躺著一个修长的男人,只是他却有一个与他身形不相称的肚子,那肚子高高地隆起,像个快要足月的孕妇,那个男人便是连城璧,他确实和孕妇没什麽区别,他虽是男人,肚子里却怀著萧十一郎的孩子,已经快九个月了。
察觉到萧十一郎的回来,连城璧立刻回头怒视著萧十一郎,他浑身的穴道被点住而无法动弹,如果眼睛能够杀人,那麽萧十一郎早就被他杀了成千上万次了,但是他若要报仇决不会只是杀了萧十一郎这麽简单!
萧十一郎走上前,温柔的大手轻轻地覆盖在连城璧的肚子之上,感受著内部生命的奇迹,他当初不明白自己为什麽执意要连城璧怀上自己的孩子,不惜冒险偷得那孕子丹逼他服下,到了今日,他心中已经有个明了的答案了。
他笑了,萧十一郎的笑从来不遮掩,坦诚如同赤子,看得让连城璧嫉妒,他嫉妒这个人怎麽能够笑得如此坦荡,如此不拘小节,因为他不敢这麽笑,他也不能这麽笑,他是无垢山庄的庄主,是温文尔雅的连城璧!
萧十一郎自怀中拿出刚买来还热著的牛肉,喂连城璧吃下,连城璧虽恨他,却不会以绝食来反抗,因为连城璧决不是这麽窝囊的人,就算要死,他也要带著萧十一郎去死,而不是这麽白白饿死!
满意地看著手中所剩无几的牛肉,萧十一郎笑道:"看来我们的孩子很好。"
连城璧恨恨地看著他,除了刚知道自己怀孕时失去理智的挣扎与反抗,以及不顾一切地求死,但是现在他已将恨意沈淀下来,他不会这麽轻易饶了萧十一郎的,他要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突然,他的眉头紧紧皱紧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呻吟,整个人因为被点了穴而无法动弹,唯一能动的手掌紧紧握起了拳头,浑身抽搐著,仿佛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萧十一郎也跟著变得紧张起来道:"你要生了吗?"
他没有言语,只是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那嘴唇被咬得快烂了也没有反应。
萧十一郎道:"忍著点,我帮你解开穴道。"
萧十一郎忙伸手,解开了他全身的穴道。
重获自由的连城璧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身体,握紧的拳头移到他收缩紧绷的腹部,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萧十一郎忙道:"我去烧些开水来。"
他起身就要出去,但是更快的,背後两掌凌厉的掌风直接击在了他毫不设防的背上,一口鲜血涌了出来,洒了一地,他错愕地转身看著一脸冷冽的连城璧。






连城璧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仇恨的光芒,他等的就是这一天,让萧十一郎倒在自己面前的一天!
萧十一郎擦了擦嘴角的血,挣扎著想要从地上站起来,最终还是不稳地倒在了一边。
萧十一郎痛苦地道:"你......肚子不痛?"
连城璧道:"痛,怎麽不痛,如果不痛又如何能骗得了你萧十一郎?"
连城璧确实在痛,腰脊在一阵一阵的钝痛,而硕大的肚子在他的前面更是让他眼痛!他恨不能让这个碍眼的肚子立刻消失!
高举的手对著高高隆起的肚子下来便要一掌──
而在那霎那,一只手一只有力地手阻止了他,他惊一抬头,居然是受伤的萧十一郎!
连城璧惊道:"你没有受伤?"
萧十一郎道:"我自然是中了你那两掌,要不然怎麽骗得过你?"
连城璧道:"你......"
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难道自己又一次地被萧十一郎所欺骗?不!他不相信自己就一辈子赢不了萧十一郎!
手中虽无剑,却是化气为剑,尽管身体的抽痛与前面的障碍让连城璧的动作有些不畅,但是却不阻碍他出招,凌厉的气剑划过萧十一郎的手,一道血口顿时张开。
萧十一郎的手微微一缩,他虽受了伤却没有伤到要害,何况现在的连城璧步伐不稳吐纳混乱,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出招之间却是分外的迟疑,他不能不顾及连城璧的肚子!
连城璧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冷冷一笑,却将矛头对准了自己的肚子,每一招皆是不留余地地朝自己的肚子攻去,萧十一郎若想阻止惟有生生接下他的狠招。
萧十一郎确实如他所愿地接下了一招又一招,向外流淌的血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不稳,然而这样的毒招不仅损人亦是自损!
连城璧本就被困於床上数月,体力大不如从前,再加上那自腰脊慢慢向四肢扩散的酸痛,如今那腹腔内部更是开始猛烈的绞痛,冰冷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不间歇地迸出,体力的消耗更是让他无力应付这一阵强过一阵的锐痛。
明明本该只有一个萧十一郎,而此刻他的眼前却晃动无数个萧十一郎,时虚时实,看得他心中恼怒,出招亦显凌乱。
萧十一郎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却无法阻止连城璧,萧十一郎之所以能赢就赢在拼劲之上,而今他却不敢拼,他又如何能拼?
彼此的消耗得不到任何的好处,而随著时间的蔓延,连城璧终能支撑地倒在了地上。
他仰面躺著,眼睛没有焦距也没了仇恨,只有无止境的苦痛,双手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