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凤影空来 作者:倾冷月

时间:2020-01-02 09:02 标签: 一声 的人 看着 两人 北海
凤影空来作者:倾泠月【文案】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她一颤,手一缩,却没能抽离,他的手握得越来越紧,紧到骨头发疼,刹那间,她眼中酸意上涌,蓦然仰首,姿态如高傲不屈的凤凰。他侧首看着她,她仰首望着空,彼此的手
凤影空来
作者:倾泠月


【文案】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她一颤,手一缩,却没能抽离,他的手握得越来越紧,紧到骨头发疼,刹那间,她眼中酸意上涌,蓦然仰首,姿态如高傲不屈的凤凰。他侧首看着她,她仰首望着空,彼此的手紧紧握于一处。
那一刻,忽然希望就这样瞬间老去,便是一生一世,便到了沧海桑田,便成全了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引子

笛声如春日细雨,轻绵清悠地飘洒于天地,万物沐霖,初展新颜。
贯天而下的剑光气势万钧,若雪色烈焰于半空绽放,冷冽的焰芒如冰针扑天盖地洒下,万物无所遁藏。
银光冲天而起,夹一线绯红若绚丽的长虹迎向半空中的雪焰,轻缈飘遥,却如柔风丝絮散布天地,绵绵不绝。
蓦然,笛声一转,刹时化为暴雨雷鸣紧促激烈,又若万马奔腾地动山摇,顷刻又若千军击发杀气腾腾!
雪焰与长虹于半空交汇,刹时焰溅虹飞,天地间绽现无数炫阳,万道华光覆宇,千重剑气交纵,如穹剑意笼罩,万物屏息。
绝世的剑术,罕世的高手,那是任何一个习武之人皆梦寐以求的境界,那个任何一个爱武之人皆愿搏命以睹的比试。
可偏偏却有人将之视为儿戏。
汉白玉筑成的三丈高台上,有爽朗的声音穿透层层剑气远远传送。
“快点下注!快点下注!过时不候!”
那嚣张的吆喝声出自一个全身金光闪闪的男子。金色的束发冠,金色的短装武服,颈上套着的金项圈坠着一块金灿灿的长命锁,两条结实有力的胳膊上各套一只豹形金臂环,手腕上还套着两个豹头镯子,以至他身形稍有晃动便一阵金光流溢,晃得人眼都睁不开。
“喂,小八,你到底买谁?快点下注。”金衣男子吆喝着身旁眼也不眨地注视着台中比斗的黄衣男子。黄衣男子有着一张圆圆可喜的娃娃脸,以至他的模样看起来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无法确定到底多大年纪。
娃娃脸的小八再紧紧看一眼台中的比斗,然后回头狠狠的看着金光闪闪的男子:“六哥,我这次赌二哥胜!下注十金叶!”
“好,好,好。”被称为六哥的金衣男子伸出手,“金叶拿来!”
小八从怀中掏出一把金叶,细细的数了一遍,恋恋不舍的看一遍,然后一咬牙一闭眼一张手颇有壮士断腕之气慨地道:“给你!”话一落,但见金光一闪,掌中的金叶便不见了影儿。
“还是小八爽快。”老六笑眯眯地动作迅速地将金叶收入钱袋,顺手摸摸小八的脑袋以示夸赞,转过身又开始催促他人。“三哥、五哥,你们决定了没?快点啦,小八都下注了。”
“嗯……”一名着蓝色长袍有着一双慧黠带笑的眼睛的男子伸出长指敲敲下巴略略思考了一下,然后道,“这样吧,这次我赌他们依然不分胜负,赌十金叶。”
“好,金叶拿来。”老六不待蓝衣男子主动掏钱便已伸手从他腰间挂着的钱袋里掏出十金叶放入自己钱袋。
“财迷!”小八见之恨恨叫一句。
老六闻言依旧笑眯眯的,只是纠正了小弟一句:“记得要叫‘财神’!”说罢又转头催起那着青衣面貌斯文的男子,“五哥,你决定了没?三哥和小八可都下注了。”
“嗯……让我再想想。”老五凝目盯着台中斗得难分难解的两人。“呀!二哥这招‘沧海无蝶’竟练成了,看来他的‘无焰心法’已练至第九层了,七妹这次可能要输了,那我赌……啊!七妹竟使出‘凤翼蔽天’!她的‘凤影心法’难不成已练成?那二哥这次岂不赢不了了?那我赌……啊!二哥回了一招‘苍山无雪’!天啦!二哥已练成‘无焰心法’了!那这次他们谁赢啊?”
“五哥,先别管他们都练成了什么,先说说这次你赌他们谁胜吧?”老六打断五哥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的话。
“他们谁胜?这得让我想想啊。”老五矛盾的看着场中,“啊,七妹这招……这招是‘雪凤舞空’!六弟,七妹真的练成‘凤影心法’了啊!我赌……啊!不行,二哥这招……这招竟是‘苍茫无日’!厉害啊!七妹躲不过了……啊!不行……七妹这招是……是‘凤啸九天’!”
老六眼见老五光顾着场中的比斗,于是一边问他“五哥,你还下不下注?”一边伸手小心翼翼地探入老五的钱袋。
“啊!二哥的这招可是‘焰心无血’!”老五大叫着挥舞双手,却正好打在六哥手上,那刚抓到手的金叶便又掉回钱袋了。
老六仔细打量了一下老五兴奋得发光的脸,以判定刚才是碰巧呢还是五哥的有心之为,最后他决定还是不存侥幸的好,于是道:“五哥,不管你赌谁胜,我先帮你作主下注十金叶。”说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五哥钱袋里抓出一把金叶,然后迅速后退一丈远。
“六哥,抓到多少?有多的没?多了要平分!”小八赶紧凑过去。
“不多不少正好十金叶。”老六摊开手掌晃了晃,然后一把收入钱袋同时还不忘兄长之责教导小弟一番,“小八,做人要知道见好就收。”
老五似无意的瞟了一眼这边,然后注意力又回到比斗中。
“既然都下注了,便可以看结果了吧?”蓝衣男子———老三轻飘飘抛来一句。
“比试还没完呢,三哥。”小八荡开可爱的笑脸。
老六也道:“他们哪次比试不要个几天几夜的时间,三哥别急。”
老三抬首看看天,道:“巳时已过半,等下日头越发的晒人,所以……”
“所以什么?”老六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就连小八也盯紧他。
“所以还是早点结束的好。”老三说罢只见他手掌一翻,屈指一弹,便见一物疾速飞出。
“三哥你又想作弊!”小八赶紧吼出。
“老三你又想耍什么鬼计?”老六目光追着那指尖弹出的东西,“你若袭击他们任何一个,呆会可有你受的,到时可别叫我救……”他的话忽然卡在了喉间。
原本激昂的笛声蓦地嘎然而止,于是那满天飞纵的剑气忽然失了锐气,绚丽的剑光也瞬时散去,露中半空中恍如猛然失去凭依而急剧下坠的两道身影,眼见即要摔落在地时,又见那两道身影迅速一个翻身,然后稳稳落在地上。
那是一男一女。
男的年约二十七、八的年纪,着一袭紫色长衣,面貌冷俊,身形挺拨如松,却是冬松披雪,周身一股冷厉肃杀之气,偏身后披一件红如焰火的披风,衬得那人便似冰中裹焰,冷中带热。
女的年约二十岁,长眉入鬓,凤目盈光,着一袭白色罗衣,宽大的广袖上以金线绣有繁复精致的凤羽,衣袖飘飘间,凤羽华灿,倒真似是凤翅招展,那本是素洁雅淡的白衣反是变得极其华丽高贵。
“老四,你在搞什么?”紫衣男子冷冷的问道。
“与我无关。”优雅轻淡的嗓音不紧不慢的道。出声的是高台边缘白玉栏杆上盘膝坐着一名墨衣男子,发如乌檀,肤白赛雪,容颜之俊美远胜常人。他抬手晃晃手中的白玉短笛,一颗小石子正嵌在笛孔中。
而那一边却已嚷开了。
“三哥,你作弊!六哥,这次不能算!把金叶还我!”小八一边冲蓝衣的老三吼道,一边抓住老六的手不放。
“怎么能算作弊,我又没阻拦或打断二哥与七妹的比试,我只是觉得四弟的笛声吵得我耳朵不太舒服所以让他稍稍歇一会儿罢了。”老三老神在在的道。
“狡辩!你明明知道此次比试二哥和七姐每招每式皆暗合四哥的笛声!笛声断了他们还怎么比?臭三哥,你果然是个鬼计小人!”小八眼睛睁得圆圆的瞪着三哥。
“暗合笛声?我怎么不知道?二哥和七妹何时说过?”老三满脸无辜的问道。
“你……你……你……”小八还要再说,却被打断。
“愿赌要服输,小八。”老六手腕一转便从小八的双爪中挣脱,然后退后一步,“明着告诉你,你的十金叶是不可能还给你的。”
“六哥……”小八身一动双手又缠上老六,满脸委屈的道,“这次明明是三哥搞鬼的。”
“撒娇也没用。”老六手一挥摆脱小八,然后转身对正凝着眉头为比试突然中断而惋惜的老五道:“五哥,比试完了你都没说赌谁胜,此刻机会已过,便也算输了。”
老五还在扼腕叹息,所以对于老六的话没有应答。
“那我总赢了吧?”老三笑得和譪可亲。
“三哥。”老六回头,笑得更是和气招财,“这次比试的结果是‘半途中止’,而不是‘胜负未分’,所以你还是输!”
“不愧是‘铁鸡将军’。”老三闻言也不恼只是摇头吐出一句。
“是财神将军。”老六纠正兄长。
“六哥。”小八指尖扯扯老六光灿灿的金衣。
老六回头:“干么?”
小八圆圆一张脸笑得如元宝娃娃般可爱,伸出一手摊在他面前:“不要多了,退我五金叶。”一派理所当然的模样。
老六闻言扯起脸皮笑笑:“什么时候见过进了我钱袋的还会跑出来的?”
“真的不给吗?”小八再追问一句。
“当然。”老六拍拍钱袋道。
小八也不着急,要笑不笑的盯了老六一眼,然后抬脚便往台中走去,也不过一眨眼,他便到了那紫衣男子与白衣女子身旁。
刚才激烈的比斗突然中断,以致紫衣男子与白衣女子都差一点岔了气,为免经脉受损,落地后都先坐下调息。两人皆是绝世高手,不过运气一周,便已通体舒畅了。
“七姐。”小八睁大圆圆的眼睛好不惹人疼爱的看着白衣女子。
老七起身,她下巴微微抬起,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高傲。“小八,你刚才吵吵嚷嚷着干么?”
“七姐,你的‘凤影心法’练成了?好厉害啊!”小八满脸的崇拜之色,可紧接着又重重叹一口气,“唉,要不是三哥打断了四哥的笛声,这次本来说不定可以和二哥分个胜负的。唉……”他再次幽幽叹一口气,“都怪三哥啊。”
老七闻言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小八,然后移眸望向那边正开导五哥的三哥,轻轻吐出一句:“原来这样么。”
一个“么”字还没吐尽,小八只觉得眼前剑风掠过,再转头,便见一团剑光将老神在在的三哥笼罩。
“七……七妹,有话好好说啊,不要一言不发便刀剑相对呀!”老三顿时被刺了个手忙脚乱。
“谁—叫—你—多—手!”老七一字一顿吐出,手中长剑招招不离三哥面门。
“七妹……七妹住手,要知道哥哥是斯文人,哪能陪你这么玩,再玩下去就要闪了腰了。”那密不透风的剑光令老三无法招架,赶忙一闪身躲至老五身后。
“哼!”老七冷冷一哼,手腕一抬,剑光便从老五另一旁直削向老三。
“啊!”老三一声惊叫,瞬间侧首躲过这夺命一剑,“七妹住手呀!老五,你还不劝劝!”说罢又一猫腰躲过勾魂一剑,“啊……七妹……住手啊……老五……老五……”
无论老三躲向那一边,那剑光不是如影相随便是迎面而来,虽还未曾被刺中却已叫老三惊出满身冷汗,连连呼叫老五相救。奈何老五却只是呆立着,似被这突然的变故吓着了,满脸的犹疑,似不知到底是要先救下身后的三哥还是先劝阻身前的七妹,一双温和的棕眸左转转右转转徘徊不定。
小八看着狼狈躲闪的老三很是无辜的一笑,然后转身蹭到冷眼看着的紫衣男子身边:“二哥,你刚才好神勇啊,小八就知道这次肯定是二哥胜的!”
二哥哥眉头一挑,不置可否的看着小八。
“二哥,刚才六哥又利用你和七姐的比试设赌局骗人呢。”小八指指那边正拿着钱袋数着金叶笑得满脸开花的六哥,“他刚才坑了我十金叶,那十金叶我本来打算是要买一坛‘屠苏’,等二哥赢了七姐后庆贺的。”
小八的话一说完,眼前便紫影一闪,而正数着金叶的老六闻得脑后风声正要飞身闪避之时,却只觉面上一寒,然后手上一轻,钱袋便飞走了。
“我的金叶!”老六肉痛的叫道。
二哥目光看着剑尖,上面正挂着老六的钱袋。
“二哥还给我!”老六想要上
(书本网:www.shubenku.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